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镇江市互联网协会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镇江市互联网协会 首页 行业资讯 查看内容

大力发展数字商务 推动数字中国建设

2022-3-8 13:29|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30| 评论: 0

摘要: 日前,中央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委员会印发了《“十四五”国家信息化规划》(以下简称《规划》),对我国“十四五”时期信息化发展作出部署安排,从总体上为我们描绘了未来五年“数字中国”的建设图景和实施路径。《规划》 ...

日前,中央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委员会印发了《“十四五”国家信息化规划》(以下简称《规划》),对我国“十四五”时期信息化发展作出部署安排,从总体上为我们描绘了未来五年“数字中国”的建设图景和实施路径。《规划》提出要大力发展数字商务,促进产业数字化转型发展。

数字商务是商务活动数字化的总称,是我国数字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近年来我国电子商务发展迅猛。国家统计局最新数据显示,2021年全国网上零售额已达13.1万亿元,比上年增长14.1%。其中,实物商品网上零售额达10.8万亿元,增长12.0%,占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的比重上升为24.5%。电子商务已成为数字经济和实体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催生数字产业化、拉动产业数字化、推进治理数字化的重要引擎。如果对应数字经济的产业数字化和数字产业化构成,电子商务就是数字商务的数字产业化部分,其未来的发展方向和增长空间必然会聚焦于如何促进传统商务活动的数字化和持续催生新的数字商务模式。因此,充分发挥电子商务的先导和拉动作用,促进数字商务发展,可以有力支撑我国数字经济发展和数字中国建设。

首先,应高度重视数字商务在数字中国建设中的关键作用。习近平总书记高度重视我国数字经济的发展,在《不断做强做优做大我国数字经济》文章中指出“构建新发展格局的重要任务是增强经济发展动能、畅通经济循环。数字技术、数字经济可以推动各类资源要素快捷流动、各类市场主体加速融合,帮助市场主体重构组织模式,实现跨界发展,打破时空限制,延伸产业链条,畅通国内外经济循环”。《规划》提出“数字经济发展质量效益达到世界领先水平。数字产业化、产业数字化繁荣发展,数字技术和实体经济深度融合,形成一批具有国际竞争力的数字产业集群”的发展目标,为落实习近平总书记重要指示明确了方向。电子商务在畅通国内外经济循环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电子商务搭建形成了网上统一大市场,打破了时空限制,依托前端活跃的网上消费,促进商品、信息、资金的快速流转,大大加速了生产、流通、消费的社会生产循环过程。电子商务依托平台生态及数据要素在生产与消费间建立起快捷的直通通道,通过开展C2M订制促进产销DTC化,带动了一大批“新国货”品牌加速涌现,已经成为我国制造业转型升级的典型代表。跨境电商在畅通国际国内双循环方面的作用不容忽视。以国内不断升级的巨大消费需求为牵引,通过跨境电商进口供应链组织全球优质商品进入国内市场,持续释放中国经济增长红利,带动全球经济发展;通过跨境电商出口打造中国外贸出口增长的第二曲线,同样依托贴近市场和需求的优势,可以更好地组织国内产业链供应链资源,建立网上市场的中国渠道,支撑中国品牌建设,服务我国制造业的全球化发展。无论是国内电商还是跨境电商,都是在国内需求、生产制造和服务供给、国际需求间搭建起数字化新通路,不断依托自身的数字化优势在做强自身产业链的基础上,推进生产要素的快速流动和精准匹配,促进商务活动的数字化转型和场景创新,对于数字经济发展与数字中国建设可以发挥很好的支撑作用。

其次,要注重以高质量的数字商务打造实体经济数字化转型的关键动力。《规划》中多次提到要推动“数字技术和实体经济深度融合”,要“增强数据服务于实体经济的效能”。促进实体经济的数字化转型是落实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的重要体现,实体经济的数字化程度将会是未来一个国家经济竞争力高低的重要指标,也将是信息化建设的重要成果。长期以来,我们在广泛布局信息化基础设施的基础上,大力推进信息化应用,信息技术在提升效率、改善管理、优化配置等方面的作用日益显现。但同时,实体经济与数字化技术融合程度还远远不够,实体经济亟需从初步的数字化应用向深层次的数字化转型转变,在这个过程中,找准实体经济进行深层次数字化转型的驱动力非常关键。习近平总书记在《不断做强做优做大我国数字经济》文章中也提到,“要脚踏实地、因企制宜,不能为数字化而数字化”。我们看到无论是电商大数据服务,还是C2M订制生产,以电子商务为核心的数字商务一直处于促进实体经济数字化转型的最前沿,通过销售和采购的数字化形成了促进实体经济全链条数字化的强大驱动力。“十四五”时期也是我国电子商务从高速发展向规范发展转型的关键阶段,网民数量红利趋减后实体经济数字化转型的红利期已经到来,电商产业未来的增量空间一定是面向实体经济的数字化转型,通过自身的高质量发展带动和促进数字商务、数字经济的发展。

第三,要找准以数字商务推进数字中国建设的关键结合点。数字商务一直是数字化程度最高的产业领域之一,在数字中国建设过程中可以发挥自身作为典型数字化产业的示范作用,以服务化带动和促进三次产业数字经济的发展。

1.以电商大数据促进数据要素深度应用。《规划》提出要“提升数据资源开发利用水平”“鼓励企业开放搜索、电商、社交等数据,发展第三方大数据服务产业”。当前我国在数据资源开发利用方面拥有非常大的潜力,依托国内巨大消费市场和人口规模所形成的庞大数据资源,是进一步提升我国数字经济发展水平和数字政府治理能力的重要支撑。特别是电子商务大数据,已经是我国最为成熟的数据资源应用领域之一,各大电商平台企业依托累积的海量电商交易数据,积极探索电商大数据深度应用,如阿里巴巴提出的新商业操作系统,京东的开放供应链服务等,都在深度发掘数据价值方面作出了尝试,也带动了第三方电商大数据服务产业的快速发展,这已成为电商平台企业开放发展的重要趋势。因此,可以通过政策引导和支持,在做好数据底层标准规范的基础上,积极支持基于多种类型的第三方数据服务业发展,进一步形成良好的大数据服务生态,大力提升包括政府数据资源在内的各类数据要素开发应用水平。

2.以农村电商促进乡村振兴。《规划》提出要“建设智慧农业,加快农业生产、加工、销售、物流等产业链各环节数字化、智能化升级”,在“数字乡村发展行动”的行动目标中提出要“培育形成一批叫得响、质量优、特色显的农村电商产品品牌,在“发展农村数字经济”中提出要“深入实施‘互联网+’农产品出村进城和‘数商兴农’工程。推动‘互联网+特色农业’‘互联网+乡村旅游’深入发展”等。以上举措充分凸显电商在促进农村数字经济和助力乡村振兴中的重要作用。农村电商以满足农村老百姓网络消费为牵引,聚焦农村地区特色产品上行销售和农村文旅资源开发,在促进农村消费、帮助农民增收和带动农村地区产业融合等方面均发挥了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继续大力发展农村电商,完善农村地区的电商基础设施条件,打造农村电商可持续发展新动力,也将成为带动农村地区数字化基础设施建设,发展农村数字经济,助力乡村振兴的有力抓手。

3.以生产性服务业电商促进制造业数字化转型。《规划》提出要“加快制造业数字化转型,发展多层次系统化工业互联网平台体系和创新应用”“发展数字化管理、智能化生产、网络化协同、个性化定制等新模式”。在促进制造业数字化转型方面,一方面我们看到,电商平台企业积极布局,阿里巴巴推出“犀牛智造”平台,致力于“成为全球领先的数字化按需制造基础设施,让商家像使用云计算一样使用云制造服务”,在服装定制化生产领域已实现100件起订7天交货的快反生产能力。聚焦于服装出口领域的SHEIN品牌依托自身的前端APP客户粘性和智能选品能力,搭建以广东为核心的服装产业带生产服务平台,带动数千家供应商发展面向全球市场的小单订制化生产,年销售已超千亿,已成为全球领先的快时尚服装品牌。另一方面,大型生产制造企业也在积极发展行业性电商服务平台。海尔卡奥斯平台、三一重工的树根互联平台等智能制造平台,以及钢铁等行业的一些垂直服务平台,均已成为行业领域B2B电商服务业的典型代表。因此,大力发展生产性服务业电商可以发挥互联网优势,有效组织行业分散的生产与服务资源,实现网络化协同,促进行业效率提升和资源复用,打破企业边界,拓展行业服务,进而带动生产制造企业内部的数字化管理、智能化生产满足个性化定制等新需求。

4.以电商新模式带动服务业数字化转型。《规划》提出要“培育众包设计、智慧物流、新零售等新增长点”“促进品牌消费、品质消费,培育高质量的数字生活服务市场”“支持社交电商、直播电商、知识分享等健康有序发展”。模式创新、场景创新、业态创新一直是电商领域创新发展的重要方向。疫情期间,直播电商、内容电商、社区团购爆发式增长,线下新零售也呈现较大发展潜力,这些新模式展现出我国电商产业发展的巨大活力和广阔的发展空间,已经成为我国引领全球电商应用的重要领域。在创新方向上,与线下实体空间、实体服务资源的深度融合已经成为主要趋势,如直播带货中的店播、厂播、村播日益成为主流,社区团购与线下便利店广泛结合等,相应的传统服务业企业的电商应用比例也持续提升,通过电商新模式的增量,有力带动大量的传统服务业企业实现平滑的数字化转型。

5.以电商新规则推动数字领域国际规则建设。《规划》高度关注数字经济领域的国际规则制定,“推动高水平走出去”,提出要“积极参与世界贸易组织与自由贸易协定谈判,以及二十国集团、亚太经合组织、金砖国家等多边机制合作”“加快推进电子商务、数据安全、数字货币、数字税等相关国际规则和标准研究制定”。在这方面,国际电子商务规则合作可以成为数字经济规则的先导。截至目前,我国已与23个国家签署“丝路电商”合作备忘录,建立起广泛的电商国际规则合作渠道;在已生效的RCEP电子商务章节中确立我国电商国际规则的基本原则,积极加入WTO电子商务规则谈判,在中外FTA谈判中加入电子商务领域规则内容;利用世界海关组织渠道推进跨境网络零售的规则标准等。这些都可以成为未来推进我国加入CPTPP、DEPA等数字经济领域更高水平国际规则体系的有力基础。在建设高质量“数字丝绸之路”过程中,利用我国电商产业优势和线上大市场优势,主导并推进中国电商规则成为国际数字经济规则的重要组成部分。

综上,以电商为核心的数字商务在普及数字消费、推进数字生活、助力数字生产、促进乡村振兴、引领开放合作等方面的重要作用日益凸显,发挥好电子商务的先导作用,可以作为《规划》实施过程中的重要抓手,凝聚政府与市场合力,聚焦不平衡、不充分问题的解决,共同服务于人民群众对未来美好生活向往这一最终目标。


回顶部